随便画画写写。经常爬墙,古二常驻。ALL受党。

© 石子路_豆馅
Powered by LOFTER

【亚赫】【授权转载】A Proper Wedding Night


原文在这里
  授权如上。终于有个正式的版本了。

By StormyBear30

译by 豆馅

 

 

摘要

虽然我很喜欢这部电影。。。但是新婚之夜这段简直让我坐立难安。我一直等着戒指出现以后Alexander和Phaistion能发生点什么但是既然最后什么也没发生。。。这是我心目中这段情节的打开方式。

(赫菲第一人称——译注)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在埃及找到这个。”我眼中酸涩,心情沉重地将那枚华丽的戒指戴在他的手上“把它卖给我的人说,它来自人们崇拜太阳和星星的时代……我一直把你当作太阳,Alexander。我希望你的梦想能照耀所有的人……我希望你能有一个儿子”我紧紧抱住我唯一所爱之人,泪水滑出眼眶。

“你是个伟大的人”我声音沙哑,在他耳边说道*。“很多人都爱你,Alexander。但是没有人如此纯粹和深沉……”

我的话被走进来的女人打断了,一个将要取代我在他心中的位置的女人。我们三人间一时无话,但是从她刀子般的眼神和眼中熊熊燃烧的怨恨我清楚地得知,是时候离开了。我最后看了一眼我的挚爱,心如刀割。

我走出他的卧室,感到浑身脱力,任由脑中愤怒的言语嗡嗡作响。连绵的战事经久不息,我已经太疲惫了,无论是身或心……我抓过随便是什么东西当手杖,以最快的速度冲回自己的房间。我渴望一个人待着,沉浸在失去Alexander的深深的绝望中。

“Hephaistion……”我听到有人在叫我,但我无视了。这个晚上我不想和任何待在一起……只想一个人。

“Hephaistion……”他们又叫了一遍。我猛地转过身,打算狠狠地让这些冒失鬼挂个彩。“国王陛下让您去见他”一个侍卫颤抖着轻声说道,小心翼翼地回应着我。

“你弄错了。陛下今晚正和他的妻子在一起,也不会想被任何人打扰。再说错的话当心小命不保。”我咬牙道,准备继续往回走。

“大人,请等一下”他在我身后叫道,随后惊恐地往后缩去,因为我猛地把他推到墙上,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。

“他刚刚让我来找你。他的妻子……她现在已经不在那儿了”我没让这个男人继续说下去,以我最快的速度奔向需要我的那个人。

“Alexander……”我呼喊着冲进他的房间,结果把我们两个都撞倒在地。“见鬼Alexander……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你还好吗?”我几乎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语,跨坐在他身上,双手颤抖地捧住他的头,手指擦过他的脸,检查是否有伤痕或淤青。

“我没事,Phaistion。”他冲我笑道,也用双手捧住我的脸。有那么几秒钟我几乎要迷失在他温柔而充满爱意的动作之中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明白。这是你的新婚之夜,你的新娘呢?发生了什么?她伤到你了吗?”我忍不住又开始发问,但他马上打断了我,探身轻轻亲吻我颤抖的嘴唇。宙斯在上……他让我仰面躺在地上,俯下身用整个身子将我罩住。

“你的问题真多,Hephaistion”他继续笑道,长着老茧的手指在我布满泪痕的脸上摩挲。我不知道这些眼泪是哪来的,也没办法停下……在他的触碰下我的眼泪流的更厉害了。“Phaistion,别哭……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,真正的新婚之夜。”

我像个傻子一样震惊地瞪着他,而他还在冲我笑着“我不能向对待你一样对待那个女人**……因为我爱的人是你,Hephaistion……你才是我需要的人。来吧,让我们到婚床上去。”

他从地上爬起来,并把我扶起来,因为我已经没力气自己爬起来了。他的一直注视着我的眼睛,并尽可能温柔地将我抱起来放在床上一堆柔软的垫子中间。

“别说话,Hephaistion……听我说……”他躺到我的身旁,眼框湿润地在我耳边低语。

“Alexander……”我低声道,几乎找不到多余的力气去说更多。

“听我说就好Phaistion……”他重复道,手指抚过我颤抖的嘴唇“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多困难。我知道我娶了妻子让你觉得我忘了你……不再像以前那样爱你。”他俯视着我。我想否认,想拂去他眼中的悲伤,但我不能这么做。

“我爱你Hephaistion……你现在是,并且永远会是我唯一所爱之人。这里……”他将手放在自己胸口,又放在我的胸口上“永远属于你一个人。这枚戒指对我而言,比我们征服过的所有土地、解放过的所有人民都更加特别、更加宝贵。我会一直戴着它,吾爱……它是我的心最为珍视和依赖之物,而我早已将我的心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你。”

泪水从那双美丽的眼睛中流出,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是自己误导了他,才让他如此难过。不过这个想法马上就消失了。他趴在我身上,开始猛烈地亲吻我。

“我也一样爱你,Alexander”我紧贴着他的耳边说道,对他的爱意和渴望在我胸中熊熊燃烧。他飞快地除去了我们之间衣服的阻碍。我们像之前无数个美好而灿烂的夜晚一样躺在一起,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强烈地感受到对彼此的爱意。Alexander疯狂地在我身上掠夺,想要熄灭自己的欲火,而我甘愿奉上自己的所有,即使是死亡也甘之如饴。

我知道没人能用这种方式俘获我的心和灵魂,除了我的爱人。他低吼着打开我,在我生命中画下从不敢奢望的禁忌却绚烂的爱。我们的结合如此美丽而不可思议。然而我知道他还克制着自己。我不知道他为何还要这样忍耐。当他继续克制着进入我时,我觉得自己最后的理智也消失了。

“Please Alexander……”我呼喊着,弓起脊背看向他……他在我的身体之间,如此美丽而甜蜜。“我承受得了……用力些”

他开始在我身上如同野兽一样驰骋掠夺,就像驯服一匹高傲的烈马,让我再无暇他顾。我感到自己如此被他爱着,撑起身子抱住他的脖子。即使我什么都不说,他也一直明白我想要什么。他弯下身,让我们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用唇印上我的。

我瞬间达到高潮,尽管他甚至不曾触碰我的,紧接着他也释放了。高潮过后他倒在我的身旁,美丽,闪耀而强大——他一直是我的神祇。

“说你爱我……Phaistion。”我听到他贴着我的脖子说道。他听起来竟是如此绝望。

“尽我所有,尽我所能……我将永远爱你,吾爱。”我知道他想听这个……我需要他听到这个。我感到他靠着我的脖子笑了出来,陷入疲惫过后的昏沉。我亲吻他紧皱的眉头,想要阻止他继续担忧下去,然而只是阻止了他摸到我腿上的手。

“别离开我……至少今晚不要”他沙哑着说道,坐起来把手从我的身上拿开,开始卷我的发辫“让我们忘掉这扇门外的现实。和我一同沉沦……Phaistion,让我们一起将今晚当成是我们真正的新婚之夜。”

我真想给他一拳,让他意识到无论我们如何想要忽略这个事实……我们都无法否认将再一次被命运分开。

然而当我望向他饱经风霜却依旧英俊的脸时,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。我几不可见地勾了一下嘴角,轻柔地吻上他的嘴唇,放任自己沉入逃避的深湖。我整晚都不曾离开他的身边。我们又做了一次,以我从未体会过的更深沉的欲望和爱意。在那之后,我们在纷扰的满足中躺着,谈论他作为一位伟大的帝王的过去和未来,谈论他未征服的土地。

我心神不宁,半梦半醒直至第二天的凌晨……直到感觉到一股幽暗而怨恨的目光。

她没有说一个字,只是走向昨天刚与她结婚,而现在躺在我身旁的男人,打量着浑身赤裸的我和同样一丝不挂的他。我看到她深邃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,但她很快就掩饰住了,然后走出了这个充满着男子腥膻和性的气味的房间。那一瞬间,我知道自己遇到了比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个都要强劲而狡猾的敌人。然而……我欣然接受这个挑战,因为我知道Alexander只会是我一个人的——就算只拥有他的心和他全部的灵魂而非他的肉体。我知道Alexander最终必须和他的妻子同房,并生下一个男性继承人……但是当他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时,我感到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……他和Roxane才刚刚认识,而我们的心已然一起跳动,如同一体。他和我并肩而行的时日要久得多,我们也会一直走下去。

至死不渝,来生再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*原文这句话是大帝说的,然而其实电影里这句话是Phaistion说的,所以这里做了改动)

**原文是对待一个男人一样,但是总觉得有点别扭)


评论
热度 ( 40 )